电量不足百分之三

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

引狼入室 1






外交系系草王一博

       X

设计系特聘教授

OOC警告

微师生………?

写文新手,请多指教


0.

肖战这两个月应邀回到他母校当两个月的设计系特聘教授。

他的同期室友汪卓成听了高兴的不得了:“好啊,回来了,两个月的讲座都给你,哥要去潇洒了。”

肖战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,这事估摸着有一半都是这货撺掇的,天天在学校被一群皮孩子们围着转,大事小事撒开手,现在还要拖他下水,自己倒整了一个月假,美名其曰心力交瘁后的休养生息。

“你说你怎么能混成这个样呢,别的大学辅导员一学期都见不到两面,你倒好,天天跟学生同吃同住打成一片,你当幼儿园啊。”

“你管我,”汪卓成心情愉快的收拾行李“总之老子现在自由了,你跟那群小屁孩玩去吧。”

“加油哦肖教授~”

肖战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,顿时觉得自己大学四年外加读研两年的同窗之谊屁都不是。

1.

王一博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,急着赶宿舍门禁,匆匆忙忙地小跑着,路过北操场时看见一个男生,大包小包的堆在旁边。

他定了定神,明显感觉到胸腔里的震动有变快的趋势。

是他吗。

应该错不了,晚上八点的飞机,这会儿该到了。

他迈步向那男生走去,在那男生面前站定了脚,望着他。

那男生也是眼睛一亮,摘了口罩,笑盈盈地望着他。

“王一博!!!想死我了!!!”

看清那男生容貌后,王一博心跳瞬间平稳,甚至有想骤停的感觉。

室友A上去一个熊抱,他嫌弃的避开,转身就走。

室友A:“诶哥、哥,错了错了,我卡走的时候忘寝室了,你总不忍心让我刚回来就没地方住吧…”

王一博无语,划拉手机发了几条微信,待到对面回复后沉思片刻,突然转头对室友A说:“用我的卡。”

“……啊?那你咋办…”室友A看着手里强塞过来的门禁卡,其实他本意是想让王一博帮他送一下卡,S大的门禁查的严,不能一次过两个人或者同刷一张卡,铁定是要被扣分的。

“没事,不用管我,”王一博面带笑容的看着他,“用我的门禁卡。”

室友A感动之余愣是从王一博脸上看出了一丝“乖,赶紧拿着我的卡滚蛋”的意味。

于是室友A拿着他的卡麻溜儿的滚走了。

没了卡的王一博在学校里乱逛,手机振动了一下,随即屏幕亮起:到了,在北门。

王一博心中的弦登时紧绷起来,正欲转身往北门去,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同学,你知道新建的教师寝楼怎么走吗?”

眼前人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泛起了一圈柔柔的白光,王一博下意识的往那人耳朵看去。

虽然晚上有些看不太清,但他还是注意到来人耳垂被冻的有些发红。


然后王一博伸出手,狠狠地,在那人耳朵上,揉了一把,捏了捏耳垂。

肖战:???

肖战一脸震惊的捂住自己的耳朵,眼睛瞪得大大的,活像只被欺负了的小兔子。


“???你干嘛???”

至于吗?

我不就问个路嘛?

还要被揉耳朵?

就算你长得好看也不能这样吧?!

王一博看着肖战有点委屈的样子,刚才紧绷的弦终于断了。

操。

真他妈可爱。

王一博暗暗的想。


“嗯。我带你去。”

说着王一博特别自然的从他手里接过行李,自顾自的往前走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肖战两三步跟上前者脚步,看着眼前的清秀男生帮自己拿行李,刚想质问的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。

刚入深秋,地上的落叶又铺了浅浅一层,踩上去咯吱咯吱响。

干燥的叶片被压碎混着行李箱滑过的声音在寂静的校园里格外清晰。

肖战甚至能听见王一博的微微喘息声。

“呃…现在已经过了门禁时间吧,你不住寝室?”

“我住寝室,”王一博顿了顿,看向肖战,“所以现在没地方住了。”

接受了来自王一博目光的肖战顿时觉得心里有点愧疚:“虽然过了门禁时间,宿管阿姨通融一下应该可以进去的吧。”

“可是我没卡,借给朋友了,不刷卡会被扣分的,”王一博停住脚,“到了。”

说话间已经到了新盖的教师宿舍,是小公寓类型的,单人单间,设施齐全,有小厨房和独立卫生间,甚至可以辟一个小客厅,算是优越的住宿条件了,专供学校里教授级别的人使用。

王一博站在门口,看着肖战把行李一件一件搬进去,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毕竟人家帮了自己的忙,也不能撒手不管吧,刚想问同学要不要进来坐坐,就看见王一博二话不说往屋里钻,乖乖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。

够自觉。

肖战默默的关上了门。

给王一博倒了杯水后,肖战边收拾行李边问他:“你今晚打算怎么办,你家在这边吗,还是住宾馆?”

他突然想起来汪卓成还留了辆车给他用,爽快地说:“一会我送你!”

良久没有回音,肖战扭头看见王一博一脸委屈。

“你要赶我走?”

肖战:……我有说让他留下来吗。

“单人床,我不介意的。”

“我不吵的。”

“今天刚洗过澡的。”

肖战总感觉王一博现在像一个可怜巴巴求收养的小奶狗,让人忍不住想呼噜两下头发。

人家都这样退让了,自己再把人赶走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。

“那要不你就先在我这将就一晚?”肖战默默收回视线,将最后一件衣服挂到衣柜里。


才不是因为长得好看。


“老师。”

肖战一僵,登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顶着教授的名号的,不是什么学长回寝顺便收留了个小学弟住一晚,现在被他这么一叫,顿时感觉气氛尴尬了不少。

肖战回头,却发现王一博笑的开心,小括号深深印在两边,丝毫不觉的有什么不对,只是因为有个落脚的地方就开心的不得了。

唉。

可怜孩子。





等肖战洗漱完,王一博已经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了。

他刚想叫叫他看他睡着没,突然发现,自己还不知道对方名字。

不只是名字,连大几哪个系都不清楚,王一博对他来说,是完全陌生的一个人。

他竟然要跟一个完全陌生只说过几句话的人同床共枕?!

感觉自己被骗了。

虽说对方长得是挺好看的,但是自己长得也不差啊。

莫非是看中了我的美色…………咳咳,睡觉。

王一博毫无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,只感觉被子轻轻一掀,身边陷下去一大块,自己也跟着往那边塌了点。

“睡了?”肖战用气音问他。

“还没。”

“哦,”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个一王一博对他做的迷之举动:“你今天……捏我耳朵干嘛?”

“不干嘛。就是做了很久之前就想对你做的事。”

王一博看向肖战,视线在黑暗中摸索,最终因为太黑放弃寻找肖战的耳朵。

而肖战很好的抓住了重点:“很久之前?我们之前见过吗?”

他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,王一博就腾地从床上坐起来,冷着一张脸。

“你不记得我?!”











临摹
原作  崛越耕平《我的英雄学院》

周泽楷×你 半夜玩手机

周泽楷回到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。


听见开门声的你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关掉,唯一的光源消失让房间变得昏暗起来,你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,仿佛已经沉入了梦中。


周泽楷轻轻推开卧室的门,客厅的灯光渗入些许,刚好拍打在床头柜上安静躺着的手机。


你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,直到湿热的气息轻轻在你耳边厮磨。


你能感到周泽楷的鼻尖轻碰着你脸颊,额头与你的相抵,细软的刘海也乖巧地趴在一旁。


你被这突然亲昵地动作弄得有些脸红,好在房间昏暗,也看不出来什么。可你轻颤的睫毛却出卖了你,它们不安分地一遍又一遍轻扫着周泽楷的脸颊,周泽楷也不戳破你,抓住你被被子虚掩着的小手,轻轻的捏了捏。


完了。


你心想。


你已经感受到自己不规律的心跳了。


即使几天不见的思念迫使你睁开双眼,但你还是害羞的继续你拙劣的演技。


周泽楷见你不打算有什么动作,轻轻笑了笑,便起身离开出去洗漱。


枕边的温度突然消失让你有些不适应。你睁开双眼微微偏头,看到了偏离原来位置的手机。


你的心突然凉了一下。


过了一会,被子被掀开了一角,你感到身旁的位置微微下陷,周泽楷翻了个身,185的身高轻而易举的将你揽入怀中。


“不乖。”


你假装没听见。


“手机,烫。”


继续不理他。


过了好一会,似乎是没了下文。


难道生气了?


你内心暗叫不好,微微睁开一只眼,可惜这个姿势只能看到周泽楷漂亮的锁骨。


你不得不动了动脑袋,然后对上了周泽楷的眼睛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即使身处昏暗的房间,周泽楷的眼睛也能倒映出光亮。


但你现在他喵的没有闲心思考这等杂事。


“呃……我错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不该这么晚玩手机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别生气嘛……”


你有些慌乱,以为周泽楷真的生了气,小手拽了拽他胸前的衣服,没想到下一秒周泽楷就轻笑出声。


你这才反应过来被周泽楷骗了,小腿开始乱蹬,手也不安分起来,想要挣脱周泽楷的怀抱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
可惜你始终不敌周泽楷,他依然牢牢地把你圈在怀里。


“刚才,不理我。”


委屈巴巴的语气让你的心软的不行,然而你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就听见周泽楷故作生气地说:“不许玩手机!”


周泽楷想了想,又补上一句:“太晚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
周泽楷自己不知道,他故作生气的语气在你听来全是撒娇和卖萌。


你被萌的一脸血,连忙点头:“嗯嗯嗯,不玩了不玩了。”


周泽楷看着怀里的小兔子,这才满意地准备睡觉。


















周泽楷,你阻止我玩手机可以。


但你能不能别撩我。


你这样让我更加想半夜玩手机了。


临摹稿
只上了底色

我觉得这个游戏针对我

听说许墨晚上会变聪明
原来是真的_(:з」∠)_


这是一个神奇的公众号
_(:D)∠)_